Krait-Lee

无聊人的无聊地

都这个点了啊,老妈和朋友真有默契,手机同时出现两条信息

老妈:快睡啦!!

好友:不早点睡你会老成狗!!

 

我对老妈说:这就洗脚~母上请先就寝

我对朋友说:艹你这条狗不也熬老了

 

朋友S是个女爷们儿,和我有个共同点就是喜欢在半夜发神经

她说:你说,爸爸和妈妈带出来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谁知道呢,我想,老爸带出来的孩子,勇敢大胆,横冲直撞,侠客一样的闯天下,磕了一鼻子灰之后,悄悄熬伤,好了就变成稳重大方新人类脱胎换骨;老妈带出来的孩子,细腻敏感,顾首顾尾,做事都要小心选择一下,直到发现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才在长大的时候越发脱掉自己身上的壳变得越来越不羁

不完全如此,但却是我的第一印象

何况男孩女孩还有区别呢

女爷们儿说,她小时候认为爸爸并不好,都是老妈饲养她,她老爸年轻算得上风流佳人,小说里的会弹一把破木吉他会画画会进退攻防风趣幽默会多情滥情的翩翩公子恶俗大抵如此,而老妈性格强势,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或许会被风流态度吸引,但很快就会厌恶,毕竟没有谁希望自己家里的双人床上有第三个人的头发

直到她老妈急病告别这个苦难的花花世界

她正值高考

现在过去两年了

“我老爸现在会天天接送我回家”

“今天老爸给我准备了一大筐车厘子!!”

“你也许不知道,我爸年轻时候写的一首好字,也算当年厂里一枝花”

“我老爸常说自己现在也是有产业的人了”

我们都轻巧的谈论这个话题,万望避开中间藏在沙地里的石头,要小心不要绊倒自己的舌头

我们都明显的感觉到,这就像是退耕还林,有意无意,都被算作一种补偿

直到她问我“从前从来不会有,是因为我妈?”

一时语塞

慌忙中,忽然想到“也许一家之主失去的远远不是我们想到的呢”

相依为命,沉重的过头反而会可笑,可是如果人会有思念呢?

我想起每次回到家,疯玩过后都会是半夜两点

有时留盏灯,但更多是老妈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玩游戏

老爸那边鼾声正隆,他每天上班好辛苦

那感觉大概就像年轻时候,我老妈跟我讲过,我爹也是疯到大半夜,打牌,赌瘾很大,玩的天昏地暗,每天夜里十点,是一天娱乐的开始

那时候我还正吃奶,老妈还有工作

那时候是不是老妈也会这样等他回来?

我听老妈说,家里实在需要男人,我老妈就会搬救兵请我奶奶,奶奶就会威风凛凛的把老爸揪回家

小的时候是爷爷对我最好,可他早早就游仙去了

老妈在我小的时候给我读过很多很多书,而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把这些书统统都背下来,那时候同院的人都会很惊奇:你家儿子识得那些书上的字吗??背的一字不差

老妈往往是笑着说他一个都不认识

而小时候对老爸的印象,往往很有趣

他往往会开车接我回家,回家途中,带我小小的绕着马路兜风,路不长,但我却觉得两街永远琳琅满目

下课时候打开老爸的车门,总会在缝隙里找到一些惊喜,往往都是特意准备:喜欢的影碟、想吃很久的水果、怪兽玩具、全新的泳裤,都是我每次回家前最大的乐趣

我在水池游泳,一个方坑,工作人员懒于打理,印象里那水池长满了黑黑的水草,短短的,附着在岩壁上,像人的头发,然而因为是活井水流动,水池里的水却并不脏,这是夏天的最好去处,那水却透骨一般的凉

“往前游啊!!他妈的你怕啥啊你!!”

我的两只手紧紧扒着池边,嘴唇发紫,背后的水清澈的透出黑亮

“我不敢”

脑袋上一记重重的拖鞋拍,我一眼花,松了手沉进水里

“他妈的你怕个啥!!”

 

 

当我早早写完作业,我对屋子里酣睡的老爸大喊,我出去啦!!

他会把我凶巴巴叫到跟前,塞给我三块钱,然后说记得早点回家吃饭,而我总是那个踩着月娘影子回家的人,老妈总会趁沉着脸,我便缩在桌角一声不吭,而老爸总会摸摸我的头,让我先吃饭,虽然每次都会挨打

 

而他现在对我说的最多的两句话

“你在外面干什么,吃好,睡好,管好自己,其他的都可以不必在乎”

“你想学,就张口“

 

可他现在忙的不常回家了,这个点总是想起来,老妈是不是还在沙发上抱着猫玩着游戏,空房子里,一人一猫一狗

我想自己早点完全独立,也许两个人会有更多的精力去过自己的生活

老妈是个精明强势的女人,外表大方,内里慢热,对于唯一的儿子,相较起来她似乎总是着急让我懂更多东西,她早早告诉我好多好多事,告诉我应该多看书,告诉我应该学着对付哪些人,告诉我混吃等死的孩子她很嫌弃

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尽量不干涉我自己的决定

所以在我高二的时候选择美术,长谈之后老妈爽快的交了学费

在我高考的时候,老妈去云南玩了七天六夜,老爸则开着车把我接回家便不再过问

单招的时候,自己小心翼翼的选择学校,谨慎安排考试计划,两个人所做的,只是在银行卡上多加些数字

可是高考失利,英语差了小分线一个阅读理解的分数,单招辛苦得来的成绩半数便就此作废

老妈却悄悄的哭了

还是自己选的,不复读,不想拖延

直到现在

老妈悄悄地问过我:有喜欢过哪个女孩子吗?

我总是预备好了一大套答案给她

我不知道该选择

真话还是假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爹妈对孩子的影响是不是深刻到不能改变

但我看到他们却在为我改变

或者我们都在改变

 

 

而我印象里,老爸年轻时一身腱子肉,教我游泳时,我只能看到他纵身一跃,海豚一样的飞入水中,我在我拙劣的模仿之后,只落得头上一大包

老妈当年长发将及膝,年轻结婚的照片我看过,还记得老爸的评价是:怎么妆画得像个小狐狸,老妈当时便不是很开心,可是结婚照上,老爸笑得很灿烂

 

而我现在一身排骨,相貌平平,唯一的一点好处,大概只是继承了父母的不低头政策,活的永远要像自己

 

也许不论老爸老妈,男孩子女孩子,最终带出来的总是像他们身上最凸显的那一面

但最后都是一句话

像自己

人总是要活得像自己

 

 

 

 

评论 ( 3 )
热度 ( 17 )
  1. The spell I'm underKrait-Lee 转载了此文字

© Krait-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