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it-Lee

无聊人的无聊地

“願每位基佬此生都能有一次妖孽至死的機會”

但願如此,因為白天大家都披上人皮,包裹緊致細密

適逢閨蜜邀請,APEC之際得以去京城一遊,高校也借著峰會的到來放了難得的假期,朋友決定邀我到“目的地”走一遭,順帶也介紹了另一位朋友,因為週五的活動,大家想要一起去嗨氣氛

“你們當真要去?”
“你來之前我們都是商量好的,主要小傢伙想去”

閨蜜是個拉拉,同為“LGBT”人士的我們十分投緣,然而鑒於年紀和家庭的緣故,對於圈子裏的花花萬象所知尚淺,更遑論成為吧中常客,大家便一圖好奇,決定獵奇一番,或者會有別樣的邂逅,更是引人遐思

於是只有我躺在大床房裡,聽著他們在沙發上激動的討論著當晚即將發生的行程

“想想也是醉了”

閨蜜給我介紹的那個小傢伙是和我一樣的“人種”,姑且稱他為小Q,和閨蜜是同校好友,雖然是同類,卻是一副斯文的學生模樣,加之個頭精巧,恍惚間總覺得是個小學生發育的太早,然而面容可愛,搭配上身高,“我見猶憐”一點也不過分

此時的小Q從背包裡認真地翻出來一條橘紅色的褲子,上身是一件藍色的套頭衫,撞色顯然是有心“設計”的,偏巧閨蜜卻為此嘟起了嘴

“真要這麼穿嗎?配色有點燥”
“我再去照照鏡子,這是今晚特意帶來的”

他提起褲子噔噔噔的跑向鏡子,經過我面前時,他認真地叫我
“你覺得怎麼樣”
“不錯”
“沒了?”
“沒了”

於是他低低頭,照過鏡子又折返回去,默默的把褲子塞進了背包
許是覺得自己的著裝太明麗,倒有些像是童裝了吧
真是可愛

我仍然是一身喪服色系,默默地躺在床上刷手機,看著他們卡著時間緊張的收拾東西

“給你淡淡的上點妝吧?”
“⋯⋯⋯可以嗎?”
“那有什麼不行”

作為一名標準的“成熟女士”,閨蜜還是很會修飾自己的面容,我也樂得看她捯飭自己,然而作為一名長期混戰在直男堆裡面的地下黨,我是從不施粉黛的,一時間竟然有些羞怯的不適應
而黑暗中似乎醞釀著隱約的期待,輕輕挑動眼角,我多想看看鏡子裡那人如何粉墨登場

一時竟然心癢萬分,任憑閨蜜在我臉上拍拍打打
“脖子真長,浪費我那麼多粉底”
“抹不齊一個顏色就穿幫了”
“眯起眼,對⋯⋯⋯別動”

我卻心下享受這一切,仿佛是為了一場盛大的晚宴,準備著精緻的菜餚,讓每個食客都能感受到我身上的別樣氣息
不同於平常被黑白灰包裹的素人,也許下一刻就會撕破直男的繭殼羽化出塵呢
期待


我窺鏡,並無彩蝶翻飛在牡丹之間,彷如素面朝天,毫無顏色

“所以這就是結束了?”
“你想怎麼樣,不自信嗎?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恍過燈光,我才來得及仔細觀察一遍:確實如同一張素臉,乾淨透徹毫無瘢痕;嘴唇稍紅,合著牙齒的珍珠色卻是十分般配;眉毛經過修飾也變的齊整,眉峰挺起,顏色濃郁,整個人倒是十分精神

我正端詳鏡裏人,閨蜜卻低過眼角笑意盈盈
“好個脣紅齒白,從前怎麼沒覺得你生的這麼好看”
“果然不一樣,你這手可真棒”
閨蜜不作答,輕輕拍了拍我臉頰,拿起台上的梳子走開了

恍惚間也有錯覺,好似一對情侶般的眉目傳情,卻明明是兩個不能相愛的物種



那邊的小Q瞅了一眼我,靜靜的低下頭,仍然一副學生氣濃厚的模樣,想來是沒什麼適合他的妝容,不如乾乾淨淨也算別有姿態


終於夜色完全包圍了我的風衣,濃得化不開了,大家匆匆動身啟程

我在出租車上,安靜的望著後視鏡,司機師傅一臉的司空見慣,後排是三個人高興的說笑聲,他們在開心的討論臨行前的自拍在朋友圈裏的反響
有時好奇,車廂前後仿佛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而路燈閃耀在玻璃上,流過了各自之間的暗湧,心事沈浮,只有夜色在緘口

誰會想到靜悄悄的巷子裏開放著璀璨的燈紅酒綠
遠遠的我們看到了一群群人集結在巷子口,大家心照不宣,但憑眼力交換信息,隨即匆匆進場,前面已經透露出淡淡的氣咪,而大家卻都在沈默,閨蜜緊緊的拉著我,手心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好個花花世界

如夢中燈光變化,大家紛紛脫下外衣,白天還是匆匆行人各行各業,此時卻如同一樹的繭殼紛紛裂開,每個人都揮舞著華麗羽翼飛行於精心準備的禮花之間,而閨蜜三人此時似乎有些驚訝於當前,轟鳴的搖滾聲掩蓋了所有人的心跳
我卻挺起胸膛,每個人都遺世獨立,似乎只有此刻才能夠站直身板翩翩而行

“有好看的偽娘,真的巨好看”
“我們該去哪站著?存包放衣服吧!”
“要不要買隻卡位”
似乎手足無措,我於是握緊了閨蜜的手,那只眼看著有些緊張的小Q,明明都是同類,他那幅學生般的稚氣卻顯得如此的刺眼
好一口未經刀俎的小鮮肉

狂蜂浪蝶一波一波,大家在音樂中各自立在酒吧的任意角落,每個人都放肆的打量周遭,今晚主題是“獵熊日”,卻絲毫不妨礙各色人等的獵豔興致
我一手緊握閨蜜,一邊撥開重重人群,汗水浸透每個人的肌膚,薄薄的衣料輕輕熨貼在肉色上,而我細心嗅著每個人傳來的荷爾蒙,卻帶著一個女生走過萬水千山

“我想抽煙”
“找個位”
“一起跳舞嗎?”
令我寬慰的是,今晚同樣不缺美好的女同胞前來做客,閨蜜似乎不缺可以交往的同類,此時閨蜜和她的好友,也是LES,正在卡桌的一旁安靜抽煙,仿佛充滿好奇,卻又不知所措
“你們倆可以到舞池跳支舞”
“你先去玩吧”

我看看一旁有些昏頭的小Q,拉起他的手走進了舞池

燈光瘋狂的和人群一起甩著頭,舞池中央,鋼管如電光一般獨立中央,粉紫色的光線裡,是大跳豔舞的雄性動物,大家圍繞著鋼管台,扭動著、閃耀著、各自肉體摩擦相親,汗流浹背

我緊緊拉著小Q的手,擁擠的人群中仿佛一松開,精巧的他就會被一波波人浪吞噬,一個用力把他攔到懷裏,瞧瞧感受著他似乎驚魂未定的心跳

我拉著他,隨著人群的波浪搖擺不定,大家互相用臀部摩擦著對方的身體,或是臉頰接觸誰人寬厚的臂膀,互不熟識的人群互相散發著體內的熱浪,那種被白天日光壓抑已久的熱浪,卻在冰涼的秋夜裏互相熔融,滾燙著每個同類的身體

小Q的汗水很快沁透了衣服,一股好聞的味道散發出來,我卻還是慢慢吸納著同類的熱情,任憑大家肆意的互相吃豆腐,這在白天是想都不敢想的美味,而在當下卻是任人品嘗的自助盛筵
而他在我懷裡,悄悄流失著水分

“渴嗎”
“有點”

擁著他小而柔軟的身體,我叫上閨蜜,一起到另個房間點些酒水

琥珀色的蕩漾裏,我看著閨蜜:她仍然是一副安靜的表情,似乎是夾雜在人群中有些耗費體力,顯得有些倦容,耳邊卻是一副不相稱的音樂在狂嘯

我拿起酒杯看向她,而她也安靜的端詳我
“喂我”
閨蜜輕巧的託起杯子,呷一口酒,我順勢湊上前,輕輕張開嘴唇,酒水流過舌尖,是閨蜜溫暖的唇,我用力吮過她整個唇角,包在自己唇下,舌尖上是閨蜜齒齦中酒水的腥甜

何苦呢

小Q那邊,他拿出手機,拍下我們一行人臉上的五光十色,算作今天到場的“紀念”

而這時,閨蜜兩人卻忽的想要去洗手間,借了一步匆匆的消失在人群裡

我拉過小可愛,坐在卡位的沙發肩頭
“什麼時候知道了自己的身分呢”
“大概初中吧,開始有些不能接受,後來慢慢慢慢看書,也和腐女朋友聊天,慢慢就自然接受了”
“說來慚愧,我從很小就知道了自己身上的異樣”
“多小?”
“小學快結束,我就知道自己對男生更加的有好感,意識裏女生似乎只是用來做朋友和結婚” 

漫言低語,我們都盡力在嘈雜的世界中將嘴脣放在對方耳邊,感受著耳垂傳來的紅紅暖意,麻醉全身

 

 我飲盡最後一點酒,卡位對面的大叔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倆,我回敬一個笑意,大叔卻扭過身對我倆合攏了自己的雙掌

 

 “親一個”

 我輕輕別過小Q的腦袋,柔韌的黑髮撩動著我的掌紋,我仍是含過他的整個嘴脣,兩條柔軟的舌頭卻在互相糾纏,禮讓如他帶著一股侵略的味道,輕輕抵住我的口腔,殘留的薄荷香味甜津津的充斥著喉頭,我輕聲吮吸著他的舌尖,同時更加賣力的把舌頭塞入他的齒間 

嘴唇富於韌性,卻比閨蜜的更加帶感 

結束交戰,大叔對我們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似乎他風華正茂時有另一個他也曾天人交戰,最終和他唇齒相依

 而小Q默默的看著我,眼神裡說不出的混沌 

捉摸不清的混沌,閃著酒吧裡五彩的光 

我擁著他,再度走向舞池 

 

瘋狂的擁抱,扭動,雙手真切地體會著他肌膚的質感,就如偏愛的木椅扶手,貼合他身體的每一寸起伏,都是彈跳在指尖快樂的悸動,微微潮濕,熱切,還有他捉摸不定的眼神 

瘋狂的擁吻,仿佛認識多年的戀人 

 

小巧如他,腦袋輕放在我胸前,雙手環過他腰間,有種奇特的肉感令人迷亂,仿佛是最綿厚的地面,隨著呼吸起伏的肚皮如鮮嫩的奶油,傳來陣陣微妙的腸鳴 仿佛整個人的律動都在我掌中飛快的翻閱,隨著狂潮中的音樂和人群,小小的他貼著我的身體起伏擺動 

 

“真想牢牢鎖在懷中,擁吻時恨不得將他吃進肚子裡”

 只是一刻貪歡,陌生的人們在忘情中互相取暖

 

 而大家五顏六色的裝扮,或健美雄壯,或嫵媚異常,或是清秀如他山之玉,或是深沈如秋川匯淵,皆是一般眾生,別無你我 

“唯當夜可與你我共舞在繁華盡頭”,所言不虛

 

 白天的他他他

 夜晚的“他她它” 

 

如David Bowie那隻舞台上的變色龍,擁有著明豔不可方物的動人魔力,雌雄難辨,妖豔異常 或者骨髓中,那種瘋狂極致的貪戀是一切妖豔美麗的源泉,它如不可多得的青春貌美,如不可見光的殘忍掙扎,開著最可妒嫉的奇異之花,如舞台前煽動著絢麗翅膀的巨大蝴蝶,飛舞在無色無味的世界中翩然掙扎 縱然萬種情態,唯願一生裏可有一次妖孽至死

 

 我們在暗夜中起舞

 

 黎明前讓我們滾回平淡 

 

“願每位基佬,此生都能有一次妖孽至死的榮幸”

 

 萬分榮幸

评论
热度 ( 1 )

© Krait-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