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it-Lee

无聊人的无聊地

”發嗲或者矯情,發作時都應先想想接受的那一方是何心情“


因為好久都沒有憑冷靜做事了,從沒機會體會高智商人群的生活是何面貌,也因種種都不能體會高情商人群是何生活風貌,小人之心的去推己及人,大概大家做事之前都會憑直覺渡過難關吧


森林下遇到暴雨被困,一夜之中和要好的女伴留宿在村子裡,夜半的時候雨聲歇了,月亮悄悄吸取著山間散發的白霧,大地之間只有山嶺留下的紫色剪影


我和伊相熟十年,就著月光各自聊著當初的首位戀人


便發現各自都有傻處,喜愛把任性賭在不可能上面當做是勇敢


她畢竟還是好奇我是否真如自己所言,毫不貪惜女色


大膽用手試探我


好奇問我那話兒的一切知識,就如當初為我科普月之血祭一樣認真


如實稟告一切,但是不純熟的拂動大概只有疼痛而無快樂


就像你以為你的試探和故意引起注意的小把戲是高明的挑逗,最後輕鬆得來漸漸疏遠而已,毫無興致可言


我心裡只是想著當時遇到的他,一隻手輕輕撫上女伴身體,年輕的身體各有春色,眼下是一片柔嫩的月白而已,登時理解了為何當初他講起那種酥軟時,一副食髓知味的表情


而我像是一隻手伸進綿綿的湖水,倒映著月光下帶一絲粉紅,像是嘲笑著基佬紫的不合時宜


意興闌珊


我只得更加相信,原來天定確乎存在,她那邊問我是否有癢到骨髓,我只得報以一副微笑來致歉


順便告訴她,圈子裡的人,嘴上功夫無論白天或黑夜都是很不錯的


一張床上的男女,原來也只是兩種生物而已


我想起身邊那對相愛的女女,她曾深愛過男人,最後卻又選擇了她


當是時無比羨慕她可以愛過兩個世界的人,換句話說,兩個世界裡的人,都有愛她的理由


而後來我想,她始終都相信有愛存在,才一直可以遇到愛她的人


而我被無形的藩籬隔在這世界的另一端,誰也別來打攪我


深夜時候想到的有千萬種可能,在凌晨的一刻不過就是三秒鐘的睡意


夢幻里才會有和她他它的夢話,像是傻瓜的預言,判斷著自以為是的錯覺


所好無非欣賞,所見無非感覺





评论
热度 ( 2 )

© Krait-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