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it-Lee

无聊人的无聊地

老爸工作在外,家裡只有我和老媽

對坐桌前,筷子不時輕輕碰撞著盤子,清脆琅當

我兀自絮叨著關於自己將來那些不靠譜的計劃,還有一大堆來自夜裡的詭異的夢,老媽低著頭,專心的看懷裡的胖貓把她手心兒的一小口魚糜舔乾淨,而我此時是家裡最嘈雜的一團氣體

所以一點都不關注這個剛剛回家的討債鬼,這讓我覺得有些不忿

絮叨就這麼識趣的戛然而止,只有筷子繼續在和盤子一同輕聲唱歌

我悶著頭往嘴裡填進一大塊蒸魚,和著米飯沾在舌頭上,有一點涼絲絲的觸感

腦子仿佛一口鍋,就這麼咕嘟咕嘟的煮著我能想到的一萬個世界末日

倘若你知道我只想和另一個男孩一起燈下吃飯,大概你只會抱起胖貓重重的關上房門,然後惡俗的上演我爹暴打我逼我分手的戲碼,然後我就抵死不從,反正我不想禍害好姑娘們的一輩子,大不了我一個人也可以很好

我想想也許以後你生活裡除了這隻白貓就是那個壞脾氣的糟老頭,心裡忽的又生出一陣歉疚,東方傳統的那種溫雅紅總是和這一坨不知道哪來的基佬紫顯得格格不入,偏就不能匹配的流著同一管子血

“你最近出去走走吧”

“啊⋯?嗯⋯?”

“我不知道你這一段在外面忙些什麼,有事也別太自己擔著,少熬夜,沒事出門走走,你看你一臉的戾氣,黑眼圈青腦門,這麼醜出去別說是我生的”

“⋯⋯⋯⋯⋯好”

筷子不想和瓷盤一起唱歌了,於是那一萬種世界末日帶著一股芥末味兒沖進鼻腔,隨時準備爆出一桌子腦漿

“還有,我早上幫你開窗戶”

她頓了頓

“一米八的個子,睡覺就蜷的像蝦米似的一小隻縮在角落裡”

她夾起一小塊豆泥,放在手心裡,胖貓迅速伸長了脖子

然後,輕輕嘆了口氣

“你以後一個人在外頭,照顧好自己就是了,家裡不會給你填壓力,累了買張車票就能回來吃飯”

貓吃完了豆泥,滿意的舔著自己的胖手

“不管你以後高興過什麼生活,你活的開心就好”

她也輕快的起了身,收拾起自己的碗筷

我想,她大概什麼都了然

她知道我總一副自信滿滿,也未見我曾有什麼帶姑娘回家的打算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可是,以後到底是誰?

我安靜的扒拉著碗裏的剩米飯,我覺得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滴幾滴眼淚才襯得上自己的矯情,我覺得這算是疼我?為我擔憂?還是當我還小不懂男女世界花花美好?誰說親情最簡單?有什麼感情是簡單的?

你我疑心各有幾多?想想自己在兩個世界裡都是單身狗,此刻卻無明的生出了一陣欣慰:我原來還是被默許縱容下去,只要自己肯放鬆點,什麼也都不是死角

想起她曾說希望我正常些,還是在她無意看到新聞裡一對俊男恩愛相擁後,彼時的我背後一陣涼風,不過現在我可以對她用最空洞的眼神說最空洞的答案,誠實一直都很廉價,我感覺有些不開心

好在目前為止一直都是單身,也算一種不用憂慮的幸運

安心如我,睡覺可一直都是蜷起身

夢裏有你笑著看我走向某人,你不知道,我想回頭,去牽一牽你的手,高興的像一條小狗

评论
热度 ( 9 )

© Krait-Lee | Powered by LOFTER